首页> 网游竞技> 《英雄联盟之神河系统》> 巫灵

巫灵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恕瑞玛的古代帝皇陵墓中,某种封印被某种东西揭开,然后在一处古棺内,一股升腾的奥术能量飞升而起。

这团奥术能量猖狂的大笑着他终于重获光明,他想起了他前世得所受的种种苦难,尽管有些并非他本意,但是也无关紧要了,毕竟,他觉得自己的力量,足以站在世界的顶端。

泽拉斯是古代恕瑞玛的巫师,飞升以后的他变成了一种奥术能量体,在魔法石棺的碎片之中涌动。

数千年来,他被囚禁在沙漠之下,但最近恕瑞玛的崛起却将他从远古的牢笼中解放出来。对权力的疯狂渴求驱使着他,想要夺回他认为属于自己的东西,并取代世界上这些自命不凡的文明,让自己成为唯一受膜拜的偶像,统一整个世界。

这个最后成为泽拉斯的男孩出生在数千年前恕瑞玛古国的奴隶家庭。他的父母都是被帝国拘捕的学者,他们的生活只有无穷无尽的奴役和顺从。

他的母亲教他字母和数字,而父亲则为他讲述历史传说,希望这些学识能够为他换来更好的生活。这个男孩发誓,自己绝不会像其他奴隶一样沦为苦役和鞭笞的牺牲品。

有一天,男孩的父亲在一次挖掘地基的施工中废了一条腿,而整个工程只是为了给皇帝最宠爱的骏马竖立一座纪念碑。

他的父亲被丢在了事故现场白白死去。他的母亲害怕他也将遭遇同样的命运,于是恳求一位着名的墓室建筑师收他当学徒。

虽然这位建筑师一开始很不情愿,但很快就发现男孩优秀的细节观察力和对数学、语言的理解力,于是就答应了。从那以后,男孩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他学得很快,他的师父几乎每天都会差遣他前往内瑟斯图书馆拿回特定的文稿和方案。有一天,男孩遇到了皇帝最不宠爱的一位皇子,阿兹尔。

阿兹尔当时正在费力地阅读一段古文,虽然男孩知道,和皇亲国戚说话几乎是在找死,但是他还是停下脚步,帮助这位皇子读懂了这段复杂的语法。

那一刻,一座友谊的桥梁颤颤巍巍地搭了起来。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这段友谊变得越发牢固。

虽然奴隶是不允许拥有名字的,但是阿兹尔却赐了男孩一个名字。他为他取名泽拉斯,意思是“懂得分享的人”,不过这个名字只能秘密地存在于两个男孩之间。

阿兹尔利用皇族特权,安排泽拉斯成为自己的家养奴隶,进而将他纳为自己的私人助理。他们俩拥有着同样的对于知识的热爱,因此一起在图书馆中博览群书,成为了情同手足的好友。

泽拉斯终日陪伴着阿兹尔,他的新身份让他接触到了之前未曾想象过的文化、权力和知识,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着,也终于敢去梦想,梦想有一天阿兹尔能赐他自由。

在一年一度的皇帝领土巡游过程中,皇家旅队在一处知名的绿洲旁边过夜,结果刺客袭击了他们。

泽拉斯从一名刺客的刀下拯救了阿兹尔,但是阿兹尔的皇兄们全都被杀掉了,这位年轻的皇子距离恕瑞玛的王座只剩一步之遥。作为一名奴隶,泽拉斯不能奢望自己的行为能够换来任何奖赏,但阿兹尔向他承诺,总有一天他们会和亲兄弟一样。

刺杀事件过后,皇帝开始进行报复,恕瑞玛人民经历了长达数年的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岁月。

泽拉斯实在太了解历史上的类似案例和恕瑞玛朝廷的运转法则,他知道阿兹尔依然命悬一线。虽然他是王位继承人,但事实上却毫无意义。

皇帝更加宠爱那几位死掉的儿子,因此对独自幸存的阿兹尔心怀怨恨。而更加迫在眉睫的威胁是,皇后依然还很年轻,可以诞下更多子嗣,而且目前为止她已经生下过许多健康的儿子。

她很有可能会继续为皇帝生出男性王位继承人,而只要新皇子出世,阿兹尔就性命不保。

虽然阿兹尔怀有一颗学者的心,但泽拉斯依然劝说他,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学会战斗。

阿兹尔听从了他的建议,反过来,阿兹尔更加重用泽拉斯,坚持让他继续勤学苦读。

两个年轻人都杰出地进行着各自的修行,而泽拉斯证明了自己是一位极具天赋的学生,始终都求知若渴,甘之如饴。

不久后,泽拉斯成为了阿兹尔的心腹以及得力助手,从未有任何一个奴隶担任过这种要职。而这个职务也让泽拉斯拥有巨大的–或者说是过分的–影响力,让阿兹尔逐渐无法离开泽拉斯的判断定夺。

泽拉斯用尽浑身解数,追寻一切他能找到的知识,无论以何种代价、无论何种来源。

他解开了封锁已久的书库,钻进已被遗忘的密室,探寻了黄沙之下埋葬的谜团;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进一步拓展他的知识和野心,而这两样东西都以无人约束的速度飞速增长。

朝廷周围开始出现流言,说起他前往不洁之地摩挲鬼祟,每当这些低语开始变得嘈杂,他就会用自己的狡猾方式让这些人闭嘴。阿兹尔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这些流言,这种沉默被泽拉斯认作一种默许,默许他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未来的皇帝。

许多年过去了,泽拉斯愈发大胆地使用更加黑暗的手段,用他刚刚学会的魔法力量腐化皇后腹中的每一个胎儿,让皇后无法安胎孕育。

只要没有第二个王位继承人,阿兹尔就是安全的。但日久难免生疑,皇宫中开始出现关于某种诅咒的传闻,而泽拉斯会保证每一条传闻都不会流传太久。

多数情况下,那些说出这种怀疑的人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到现在,泽拉斯最初想要摆脱奴隶出身的愿望,已经变成了想要执掌权利的野心,但他自己却还在为自己寻找良心的托辞。

他每次谋害人命的时候都告诉自己,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自己朋友的性命。虽然泽拉斯已经用尽全力干扰皇后的分娩,但恕瑞玛还是迎来了一位新的皇子。

然而就在新皇子诞生的当晚,泽拉斯使用自己日渐成长的魔法力量召唤沙漠深处的元素灵力,制造了一场可怕的风暴。